甘青交通架金桥 西北路网强筋骨——写在敦煌铁路开通之际

No Comments

甘青交通架金桥 西北路网强筋骨——写在敦煌铁路开通之际
12月18日,一条穿越无人区、闭环式的钢铁大动脉将横亘在祖国西部的版图上,西部铁路路网布局进一步完善。敦煌铁路,一条建造在沙漠戈壁上普速铁路。在长达六年时间里,建造大军战胜种种困难,穿越地处沙漠内地的当金山,建起一座横跨沙漠、宛如蛟龙的沙山谷特大桥。这条铁路穿越无人区,将兰青、兰新、青藏铁路串联,成为大漠深处一道共同的景色线。当金山地道我国最长的单洞单线高原地道当金山坐落阿克塞县南面50公里的祁连山与阿尔金山交界处,20.1公里的敦煌铁路当金山地道,作为衔接甘、青、新、藏四省区的“联络血脉”,它是敦煌铁路的控制性工程。尽管列车通过当金山地道只需要短短的10分钟,可为了打通这条我国最长的单洞单线高原地道,铁路建造者们用了2000多个日日夜夜,在3000米海拔的高原上霸占了10条断层带,终究处理了单线专长地道施工通风、高寒高原区域普速铁路地道防冻害等一系列难题,一起发明了高原专长地道施工零伤亡的安全纪录。全线重难点工程——沙山谷特大桥,是我国仅有一座穿越活动性沙漠区域的专长桥梁。桩基施工中不只挑选了全护筒跟进、泥浆护壁等施工工艺,填补了该工法在国内沙漠区域桩基施工中使用的空白,还采用了“两布一膜”包裹及“动力水滴灌”相结合的维护办法,有用处理了高寒干旱区域空心墩因外表失水缩短开裂的质量通病问题。传奇故事铁路建造者谱写出一曲曲传奇故事“昆仑眺望万里沙,雪岭风马映红霞。痴心踏遍沧桑路,钢铁大路伴年光光阴。”在敦煌铁路线上,不但能看到一望无垠的戈壁滩和连绵不停的沙漠,还能看到一张张被劲风吹成古铜色的脸和缺氧形成的乌紫嘴唇,他们便是敦煌铁路的建造者们。记不清有多少次,他们吃着简易的盒饭,颠倒了白天和黑夜,穿越40公里横风区,将满腔热忱和斗争的汗水洒在了敦煌铁路的每一寸钢轨、每一座桥梁上,谱写着一曲曲与恶劣环境反抗的传奇故事。“咱们这儿不但景色好,每一个人便是一个故事,每个阅历便是一段传奇,每个笑脸便是一道景色。”我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公司嘉峪关工务段敦煌铁路介入组组长、党支部书记杨建平在谈到敦煌铁路建造过程中的种种往事时感慨万分,他告知记者,敦煌铁路静态检验期间各种施工项目遍地开花,一天要跑好几个施工点。特别是一些关键性、控制性的工程,要求介入组人员有必要全过程查看监督,为此,他和小组人员接连几个月加班加点,奔走于线路工地,顶风冒沙走线路、精调精试灭危险。2013年调入敦煌公司的独云龙,在全线要点控制性工程当金山地道建造中,他自动请命,只身前往当金山进行考察调研、驻扎写实。整个建造过程中,独云龙仔细安排设计、施工,同监理单位有关人员商研施工方案,细化分化各掌子面施工方案,拟定实现执行办法。每日对照施工日进展完结状况,仔细剖析施工安排执行状况,查找影响施工进展的关键问题,及时安排现场人员参议处理方案,保证工程进展有序推动。长时间奔走在“三高”地道里,独云龙2016年被医院确诊为左心房增大、血红细胞偏高等高原症状,医师、搭档和家人屡次劝他调整岗位,但他至今仍然坚守在“三高”的苦寒之地。通讯员强科社全媒体记者许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